左小蝉

难以成熟的宗教(上)

宗教一词,英语为 Religion,源于拉丁文 religio,原意是人对神圣的敬仰、义务和尊崇,以及神人之间的结合、重归于好。因此,从词源上来说,宗教的本质特征,在于:“对神的信仰”。

引用一个较为古老的数据,据 2000 年统计,全球人口为 62 亿,宗教信仰人数为 48 亿, 占地球总人数的 78.52%。在这些信教人口中,约有 20 多亿人为基督徒、13 亿左右的伊斯兰教徒,约 9 亿的印度教徒,以及 4 亿左右的佛教徒。其他如一些原始、新兴宗教或者人口比较少的宗教,总体上构成了世界上大多数的信仰地图。

世界三大宗教,目前最为人所知,分别是排名靠前的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在现代的西方世界,基督教和佛教的传播速度随着难民潮的出现逐渐减缓,宗教外的因素比如无神论也随着年轻人的不信教而逐渐增长。伊斯兰教在国内外无论是内地还是边疆都在广为传播,近年来已经成为一些城市的一部分,在西方,为人类文明带来了恐怖袭击这种爆炸性的日常生活状态。 Continue reading

谈宗教丨我是无神论者,快打钱!

无神论,我的哲学根基,人生宪法

无神论,相信世界上没有神。

比起不可知论和泛神论、自然神论等一些不确定的理论,无神论是彻底地否定神的存在的一种对事实的陈述。可以说凡是相信世界上没有神的人,都是在科学层面来说可以进行理性思考与交流的人,相信真相,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沉迷于荒谬的盲从与迷信。

我个人觉得,将无神论分为强弱无神论,或者科学无神论本身也值得商榷,因为无神论本身就是科学的。很多人本身也充满着战斗性,一些号称强无神论者喜欢宣称自己是鹰派,就像各种军事战争冲突和政治文化中各种理论碰撞的时候,人们总是会发现一些强硬派以及一些比较温和的派别,比如渐进派。

在一些人的眼中,比如微博名人 “奥卡姆剃刀” 先生的眼中,大多数无神论者都算是弱无神论者,因为他们在进行无神论宣传的时候会做一丝保留,如一个无神论者在与宗教徒辩论的时候,他坚持称宗教徒要是能够拿出证据证明上帝或者神存在他就信,虽然这群人明知道这种几率非常小,但还是这么说,那么这种就算是若无神论,也就是他所谓的鸽派,在他看来,这是为了避免与宗教徒辩论时陷入尴尬,造成无法解释 “没有证据证明有神,但也没有证据证明无神”。 Continue reading

谈谈异教徒(一)

先说一个必须要知道的事情,公通字〔2014〕34 号——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于 2014 年公布的《关于办理暴力恐怖和宗教极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明确指出——以 “异教徒”、“宗教叛徒” 等为由,随意殴打、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扰乱社会秩序,情节恶劣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不要随便骂人异教徒!

异教徒通常被认为是来自基督教的名词,专指一些不信本教或者干脆不信教的人,内涵比较简单,外沿相对丰富,一些泛神论、自然神论、无神论、怀疑论者皆可以是异教徒,在伊斯兰教中,异教徒被称为『不信者』、『不信道者』或者『卡菲尔』,佛教则称其为外道。

事实上异教徒一词从诞生以来就一直带有贬义,即便是在今天多数人在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可能多少都会有这种感觉,而且历史上来说,无论是多么号称慈善的宗教,一提到异教徒都多少会有些不好的言行,重者屠戮,轻者言语诋毁。 Continue reading

普通人的恶

这篇文章的起因,是在网上看到一张图片,想到了我们普通人在现实中实际上所扮演的恶的角色。普通人并不因为自己是普通人而恶,是因为自己身为普通人,没有超出普通人的专业知识却往往在一些自己不了解的领域假装了解一切那种行径。

举个例子,我们很多人都喜欢看社会新闻,很多内容都跟人性或者现实经济生活等相关,有时候我们会从自身角度去考虑问题,而不是从当事人的角度去考量这些新闻背后发生的一些事件起因和结果。比方说,当出现因为狗咬人之后警方或者其他执法机构打狗执法的时候,会有很多人站在狗而不是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谴责执法者。 Continue reading

对多数人来说,无论多高雅的艺术,都是娱乐产品

承认自己是一个外行并不丢脸,假装自己懂艺术那才是对艺术的亵渎。

从人类学会用画作和音乐表达自己的思想开始,艺术就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历史演进和发展,无论人类文明走多远,艺术永远会伴随大家,即便我们大多数都难以理解越来越极端的艺术表达方式。

理论上,任何一件艺术作品只有其创作者最能理解其背后可能蕴含的所谓艺术价值,外行人总是喜欢站在旁观者不懂装懂地表达自己浅薄的眼界,文学和音乐能够比较明显地通过感官体验察觉出好与坏,尽管有时候,语文考试会让我们对作者产生怀疑,但在艺术的表现形式上,绘画以及一些行为艺术最能体现出我们对艺术的鉴赏,其实绝大多数都是人云亦云,而这种行为的目的,只为了让自己在他人面前显得非常博学。

Continue reading

谈宗教丨无神论者需要知道的一些事

在中国,无神论者的比例在不断地下降,据独立调查机构盖洛普的调查发现,2015 年,中国国内声称自己是无神论者的比例在 61%。两年后的 2017 年,同样是该机构的调查发现中国的无神论者比例下降到了 47%

如果这个调查真的能反应我们社会中的一些现实问题,那么这就不得不令人感到担忧,无神论者数量的减少,对一个国家的文明、科技、经济、文化等发展都是有极大的影响的,尤其是一些不事生产却疯狂制造恐怖分子、犯罪分子的宗教,浪费纳税人的钱财,消耗明白人的智商。

此文为无神论者讲述一些关于无神论者的一些事实,希望大家在坚定自己无神这种信念的时候能够更加有底气,为推动社会发展提供自己的思想和理论建设基础而不仅仅是吃斋念佛拜神念经,沉浸在谎言编造的虚无世界中。 Continue reading

谈宗教丨为无神论辩护

最近在做宗教研究,所以在各大文章网站搜索关于无神论的内容,发现了这么一个悲惨的事实,那就是无神论者在互联网上受人唾弃的比例远高于有神论和宗教信徒。不禁感到有些忧伤,分明据调查中国有六成以上的人口是无神论者,可是我们为什么频繁见到一些贬损无神论者文章?

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已经指出了无神论者面临的各种嘲讽以及来自世界的恶意,随着最近对互联网传教行为的严格管控,今后这些文章将极有可能消失不见,但我还是觉得需要有人出来说几句,权当为无神论者一辩。

Continue reading

谈宗教系列文章汇总

这篇文章是把以前写作的文章,重新集合在一起补发的,全文两万七千多字,因为之前主机服务商的硬盘损毁,我的数据无法恢复,幸而对一些重要的文章进行了备份,今天重新张贴出来,博读者一笑。


谈宗教丨【一】为什么都在信佛而不是共产主义?

https://wx4.sinaimg.cn/mw690/0060lm7Tly1fvpmlapke5j30wm0eu1kx.jpg

昨天在网上查找资料的时候,看到这么一位台湾共产主义者的博客,他应该是有信仰的人,身在台湾却深信着中国的红色共产主义,而海峡对岸的人们却都热衷于吃斋念佛,甚至一些共产党员不顾党纪三令五申党员不能信教而毅然决然暗地里拜佛礼佛,不禁让人唏嘘。 Continue reading

如果我们不是世俗国家,身为无神论者,会有什么下场?

据维基百科介绍,世界上在宪法中明确规定自己国家为世俗国家的国家有 45 个,中国位列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中国的宗教文化丰富多样,对中国目前影响最深的宗教当属佛教和道教,在各种民间风俗文化中,我们或多或少都能看到一些宗教的影子,尤其是很多传统节日。中国在历史上虽然有崇佛抑道或者崇道灭佛的官方举动,但是并没有出现过像儒学一样的立某一宗教为国教而绝对排斥其他宗教或者不信这些宗教的情形。

如果我们今天反过来,假设中国是一个有国教或者政治上确定有神论为主体思想意识形态的国家,我们会是怎样的情况?不妨跟着我的文字,一起来了解一下。

首先,一旦国家确立了某以宗教为国教,在任何事物,无论是社会的还是政治层面都会偏向于这个国教。这是一个肯定的答案,确立国教就意味着宗教人士可以在政府内当官,甚至当上领导者,那么一切的政策便会在很大程度上倾向于这个宗教而其他的宗教生存环境将可能越来越小。

第二,对于无神论者而言,确立国教是非常不利于自己的事情,一旦如此,意味着无神论者可能在社会生活中处处载人鄙视,办事遇到各种困难或者刻意刁难,一些比较极端的国家可能会不允许无神论者存在,以各种理由和借口尝试打击消灭无神论者。 Continue reading

请收起你廉价的自负

谈谈新闻自律与道德问题,以及我们需要一部新闻法的考量。

前言

中国是一个比较神奇的国家,中国的媒体基本上属于官家。自媒体即便是个人或者一些公司创办,也必须要讲政治,但是很多时候这些公司会忘记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会编造一些假新闻或者黄色新闻吸引眼球。

媒体的职业道德在目前来说是非常值得重新考量的,撇开一般的官媒不说,普通的媒体在职业道德和媒介自律方面其实都做不到符合标准,不是以共产主义或者说社会主义的政治道德标准去衡量这些媒体而是以一般媒体的道德标准去衡量,实际上包括很多自媒体以及各种地方媒体都做不到站立在普通人的角度约束自己。

首先是好大喜功,对一些群众和社会中存在的问题不报道,只会歌功颂德,引起受众比较大的反感。

其次是自诩道德先锋对任何事都要站在自己所谓的道德角度批判一番,比较容易引起舆论反转。

第三,一些自媒体喜欢用各种耸人听闻的手法写文章,然后靠阅读量给自己宣传,为了这些阅读量,不要脸的媒体多了去了。 Continue reading

« Older posts

Copyright © 2018 左小蝉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